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其他  »  武侠逆浪行作者:孔霖

武侠逆浪行作者:孔霖

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

本帖最后由 1794 于  编辑

  第一章 

  渺空烟四远,是何年、青天坠长星。 

  幻苍崖云树,名娃金屋,残霸宫城。 

  箭径酸风射眼,腻水染花腥。 

  时靸双鸳响,廊叶秋声。 

  宫里吴天沉醉,倩五湖倦客,独钓醒醒。 

  问苍波无语,华发奈山青。 

  水涵空、阑干高处,送乱鸦、斜日落渔汀。 

  连呼酒,上琴台去,秋与云平。 

  这一首《八声甘洲》,乃是宋代词人吴文英的词句。此时却在一座雕栏庭院中,楼台前,由一名锦衣公子口中念来,声音激昂飞跃,尤其是那一句“宫里吴王沉醉……”,到最后词已念毕,不由长叹一声,余韵不绝。 

  此所庭院雕栏玉砌,清雅别致。园圃中腊梅绽放,清香扑鼻。锦衣公子头发束成高冠,眼目清秀,眉飞入鬓,身材瘦削,一本大道香放眼看去,不愧为一翩翩佳公子,却不知为何愁眉不展。 

  “公子。”一个声音从内院传来,锦衣公子回转头去,只见一名白发老仆走来。此名五月四房开老仆虽然满头白发,却怎幺也看不出半点老态龙钟的样子,反而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气,走起路来龙精虎猛,一付干练的气度。 

  “花伯。”锦衣公子微微颔首,“他们都走了吗?” 

  花伯点点头,面上带着一丝哀伤的表情。“禀公子,门下一百人已经全部散了。我已经安排管家发完了路费银两,他们虽有不愿,也已经走了。公子,不是老仆多嘴,俗话说,养兵千日,用在一时。这一干人等,明日若是用起来,也是一支精兵啊。” 

  “是吗?”锦衣公子负手看天,“我今日大难临头,朝不保夕,这一干人等个个都有家有口,跟了我多年,又怎幺忍心让他们为我慷慨就死呢?反而是你,花伯,我已给你留了足够的银子,你今晚就启程回乡下吧。” 

  花伯沉声道:“公子,老夫当年流落江湖,承蒙老爷救我一命,已经苟活了二十多年。这二十年来虽然不曾涉足江湖,却没有耽搁了功夫。公子,就请不要嫌弃我这个老骨头,让我为方家再报一次恩吧!”他的拳头已经握紧,显得非常激动。 

  锦衣公子十分感动,上前对着老仆一礼,“花伯,我……多谢了。” 

  时值大明天宝三年,皇帝不问政事,魏党善权,天下百姓大难。加上东厂西厂的锦衣卫满布天下,朝中大臣若稍有不满,轻则抄家,重则株连,一时间魏家一言天下,莫敢不从。 

  中郎将方明过多次因秉公办事惩戒魏党一派,东厂锦衣卫高手深夜进府,以包庇刁民,诋毁朝廷之罪将其秘密押解至刑部。幸方明过为官多年,交情众多,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最后判了个发配沧州。饶是如此,他在狱中也受尽苦头。黑白颠倒,居然也理所当然。 

  方明过之外甥方凉玉别居洛阳,一听说此噩耗,立刻星夜驰骋,赶回老家。中郎将军府门下早已被抓的抓,逃的逃,少许忠义之士留在此地,天天来回打探消息。方凉玉精明果断,一方面立刻遣散众人,另一方面积极部署,准备在囚车经过地区设下埋伏,一举解救叔叔。 

  方凉玉对花伯的忠义之情不胜唏嘘,正待说两句肺腑之言。就听得屋外吵吵嚷嚷,有人在放肆地狂笑,还有女人的尖叫声,跟着兵刃交加之声四起,紧接着一声闷哼,显然有人受了伤。 

  方凉玉和花伯对视一眼,“不好,严氏兄弟?!”忽地身形展动,直奔屋外而去。——今日守门的是家将严氏兄弟,手底下的功夫不弱,不知何人竟能闯进来。 

  花伯的步子大,几步一跨,已经到了门外,刚刚定睛一看,方凉玉的身影也飘到了另一侧。花伯心下惊喜,“公子多年没见,想不到轻功如此灵动飘逸,不知道是什幺功夫,竟可以直超我‘八步赶蝉’的绝技。” 

  站在场中的一人正在和护卫严氏兄弟游斗中,只见那人胡子拉渣,穿一个绣花大蓝袍,手中持了一把镔铁小扇,和严氏兄弟的双刀酣斗在一起,游刃有余。严家老大的胳膊上已经被戳了一个小洞,汩汩的血水顺着胳膊往外淌。但是严氏兄弟势若疯虎,已经是在博命而斗。 

  那人游斗中还不忘冒出冷言冷语:“你们两个小子何必如此拼命,这小妞又不是你妈,送给老子玩玩有什幺打紧?”此话引起了他身后掠阵两人的狂笑。那两人一个四十上下,獐头鼠目,一双眼睛上下提溜个不停。另外一个粗豪大汉,手中搂着一个十六、七岁的青衫小丫环,那个丫环想来已经被点了穴道,瘫软在大汉的怀中,一双眼睛巧兮盼兮,流露出羞愤的表情。 

  “反正你们方家已经完了,不如跟了我们‘极乐三英’去快活,不是更好?哈哈!”得意之处,大汉在丫环的脸上亲了数下,“这小妞看起来娇媚可爱,够我们三英疼爱啦!” 

  极乐三英是两湖武林的黑道中人,奸淫掳掠,无所不做。加上后来投靠了西厂,有此靠山,更加变本加厉。 

  其中大汉为金绘会,一身横练功夫有了九分火候,浑身上下除了肚脐下一寸的“至海”穴为罩门,其他地方根本就不惧刀剑。二弟贾志根本就胸无大志,专好美色,此次前来就是他提议,既然中郎将已经戴罪,家中必然无人做主,正好金银美女,任我所取。老三腾巴海武功最高,自命风流,喜欢用把扇子作兵器。 

  “我道是谁?原来是江湖上的败类,西厂的走狗,两湖的下三滥,‘极乐三狗’!”声音清清楚楚的传到 每个人的耳朵里,人人大吃一惊。 

  那大汉金绘会这才注意到锦衣公子,“你是什幺人?不要命了!” 

  方凉玉冷笑道:“你不认识我就敢到方家来撒野?乖乖地把人放下,自断一臂,我便饶了你狗命!” 

  那大汉金绘会闻言一惊,上上下下打量着方凉玉,忽地想起一个人,倒抽了一口凉气,“你莫非是……” 

  那獐头鼠目的老二贾志抽出腰间一把鬼头大刀,“管他什幺人?敢在我们西厂面前耀武扬威的,我一刀废了他!” 

  那大汉一松手,已经放开了小丫环,反手将贾志的衣领给揪住,反反复复打了五个耳光,“混蛋!‘别剑温侯’方公子你都不认识,我打醒你这个有眼无珠的东西!”说完,他叫道:“老三,别打了,唉,你快回来!”他扑通跪倒在地上,磕头如捣葱一般,“方公子,请恕小人有眼无珠,大水冲了龙王庙,鲁班门前弄大斧……”显是十分害怕。 

  贾志一脸茫然,但是还是听得明白的,“别——剑——温——侯!” 

  ——别剑温侯,剑法奇诡,武功卓越。对友温和,对敌狠辣。曾经一夜之间尽屠武林第一黑道“血杀门”三大长老,剿灭恶虎寨七大头领。疾恶如仇,正是眼前的这位方凉玉。 

  腾巴海还没有分清状况,大叫道:“我快干掉这两个小子了。快好了,快完了!” 

  正呼喝声中,一人沉声喝道:“看看是谁完了!”屋檐上飞起一道身影,宛若一只巨枭,带起一片旋涡直奔战团。腾巴海还未发觉,那身影已经由上至下,一掌按下。腾巴海“手挥琵琶”,逼退严氏兄弟,跟着“指天划地”,将镔铁扇子的尖端朝上迎去,那一掌毫无犹豫,击在扇子上,一股大力涌来,将扇柄倒撞回去,打在腾巴海的胸口上,破体而入! 

  那身影在空中一个盘旋,竟扑向老二贾志,呼喝声中,贾志的鬼头刀被卷至上空,再落下时,已经弯曲变形,不成模样了。那贾志已经是狂喷鲜血,眼见不活了。 

  “哎呀,是朱雀!”怪叫声中,金绘会心胆俱裂,倒转身来,拔腿就往外冲去。那身影如附骨之蛆,紧追不放,在其背后连击三掌。金绘会狂奔百米,眼口中流下血来。纵使一身钢筋铁骨,却也被这三掌打得五脏俱裂! 

  此道身影这才定下身形,却是位年纪轻轻的小哥儿,一副聪慧喜人的面孔。若非亲眼目睹,绝对想不到他居然片刻之间就消灭了纵横黑道的极乐三英。那人冲着方凉玉一拜,“我一时大意,让此等宵小在方府作乱,请方兄恕罪!” 

  花免费201伯颔首微笑,方凉玉也是满心欢喜,“哈哈,你终于也来了,雅新!” 

  ——“朱雀”费雅新正是方凉玉安排在方府负责安全的护法。 


排版优秀! 

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
上一篇:齐娜和齐敏的故事完 下一篇:乌盆记

百度 搜狗 神马 360 百度地图 rss地图 谷歌地图 网站地图
久久热99国产 久久热99国产视频 久久热99国产自拍 这里只精品热在线观看 99精品国产在热
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内容,禁止一切华人观看,否则后果自负!

分享按钮